OA wx search
晋开学问 开窗 听说 视听专区 学问之窗 员工风采

怀念爷爷

发布时间: 2019-12-02 浏览人数:1723次 来源:金沙7979net

       前几日,家里为已故的爷爷举行了寿辰三周年典礼,我才恍然发现爷爷已经走了三年之久,他的音容笑貌仿佛还在眼前,他憨厚的声音仿佛还回荡在耳边。其实,我和爷爷的感情不深,因为从小没有在一起住,虽然距离不远,就是一碗热饭端过去不凉的距离,但老一辈的人重男轻女思想严重,爷爷不喜欢我,却对哥哥偏爱有加。还记得小学的时候,爸爸让我和哥哥一起去县里的私立学校考试,结果我俩都考上了,我还没来得及开心,爷爷就跟爸爸说,不要让妞上了,农村一样学,让她哥上吧,男孩还是要重点培养。当时我的心简直跌倒了谷底,不仅是因为不能去县里上学,更是这种不同待遇,让我感觉像是被抛弃了一样。虽然最后爸爸还是坚持也送我去县里上学了,但爷爷的话像跟刺一样扎在我心上,想起来就会痛一下。小时候心思敏感,有点记恨他。

       爷爷年轻的时候很拼命,自己搞了一个煤场,每天都早出晚归,后来国家禁止私人卖煤,把他的厂子关停了,他又开始养羊。随着大家慢慢长大,他也慢慢变老,大家一年一年升学就业,一次比一次离家更远,一次比一次离家更久,每一次回来,他都变老一点,人越来越瘦,背越来越驼,白发越来越多。每次回家,在大门口都能看到一个瘦高的老头儿背着手,从老院的方向走过来,他来听大家分享在外学习工作的经历,仿佛这就是他接收外界信息的唯一途径。爷爷是个内向的人,老了更甚,常常在家门口一坐就是一天。看到这样的他,哥哥他们都不愿和他有过多的交流,毕竟和老人没有什么可聊的。而我,最应该恨他的那个人,却对他心生怜悯,每次回来给他带一点东西,静静的听他重复讲着年轻时候的故事。有年冬天我给他买了一顶帽子,直到他去世的最后一个冬天,他还戴着。

       爷爷去世的时候我没有哭,反而觉得有点欣慰,因为他和病痛的战争结束了,无所谓输赢,因为谁也说不清留在这世界,是好是坏。直到后来出殡的时候,爸爸把他的遗像从众多供品后面拿出来,我看到照片里的他,头发胡子白的刺眼,脸庞瘦的骨头突起来,眼神里是深深的绝望,那一刻我的心好疼,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下来,感叹一个人的一生就这样结束了,这个人,你无论恨他爱他,都无法再见。

上一篇: 集团企业在河南石化系统焊工职工职业技能竞赛中荣获佳绩 下一篇: 传承

搜索中心

×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